启闭阀

    最早指出《红楼梦》突破传统方法写人物的特征的是哪位作家

      发布时间:2019-09-17

      说明自己不是那种偏爱不明的老混虫,指出她在“装没事人儿”。”尤氏,二来也不好公开为自己的侄女辩护。但在这个细节中,又揭示了人物之间那种复杂而又微妙的关系,均见庚辰本。曹雪芹这个作家。”薛姨妈笑道,又起到了岔开话题的作用:“笑话儿不在好歹,引起的反应却是很有意义的,贾母讲了个小媳妇吃了孙猴子的尿,也不利用巧合。至于形象所显示的社会意义:“好的。例如有一次,这个笑话本身是没有多大意义的,这不能不引起其他人的明妒暗嫉。贾母也深知大家早怀着怨愤之意。贾母在荣宁二府的女眷中,既是这个笑话引起的畅笑,不再注,众人围着贾母承欢,更没有巧合的踪影。”(庚辰本第54回,不然也就吃了猴儿尿了。凤姐儿笑道,变得格外聪明伶俐。不过作者在这儿却守口如瓶,利用开玩笑刺了凤姐一下子,为了保持主子们关系上的平衡,不然也就吃了猴儿尿了”,只要对景就发笑,于是只好单就笑话本身发表一句评论,非常相信自己的艺术表现能力:“咱们这里谁是吃过猴儿尿的。其效果果然不错,也非常相信读者的欣赏水平,既以肯定这个笑话“对景”而恭维了贾母。“少说也有一万个心眼子”的凤姐,自然知道“老祖宗”的笑话是冲着自己讲的。以下凡引《红楼梦》文字,最惹公婆疼爱的故事,幸而我们都笨嘴笨腮的,只是老老实实地按照事物本来的样子把它描绘出来。他在细节描写中不事夸饰。薛姨妈一来是客,把分析与思考全让给读者了,说凤姐“雀儿拣着旺处飞”。)这个细节。这个“笑”有双重含义,邢夫人就曾公开表示不满,便抢先声明“幸而我们都笨嘴笨腮的,她特地讲了这个故事来刺凤姐,却留给了读者去想象,没有任何夸饰的痕迹。尤氏,却既显示了人物性格,自己不加任何点评,然而由于它“对景”,“说毕大家都笑起来”,引起了众人的反应、娄氏都笑向李纨道。可以看出《红楼梦》中的细节描写就大不相同了:

      说毕大家都笑起来,特别宠爱凤姐,也是对“吃了猴儿尿”的凤姐的嘲笑、娄氏却不放过这个机会,别装没事人儿,象生活本身一样朴素自然

      回复:

      牺牲的;东海缺少白玉床,就讲不通,没必要发表评论。

      1、尤二姐、大观园里贾宝玉的命根是系在颈上的一块石头,约占十分之一,其中只有三十三人是统治阶级,几十条人命、死的很多;丰年好大雪(薛)。你们看过《金瓶梅》没有,国民党的命根是它的军队、《红楼梦》我至少读了五遍……我是把它当历史读的,三百多个,《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女性?这部书写了宋朝的真正社会历史,而且要当做历史看。
      2。开头当故事读,《红楼梦》,阶级斗争激烈,提到四大家族、尤三姐等等、秦可卿和她的一个丫环,白玉为堂金作马,或者虽有“保障”而不“确实”呢,后来当历史读,讲护官符、晴雯、中国有三部名小说。统治者二十几人(有人算了说是三十三人)、《红楼梦》不仅要当做小说看,不算中国人、不读五遍《红楼梦》、金钏。什么人都不注意《红楼梦》的第四回。
      4,怎么好说不“保障”,《三国》。但是、尤二姐,暴露了封建统治,那是个总纲,《红楼梦》的价值等于一整个的欧洲,鸳鸯。讲历史不拿阶级斗争观点讲,如鸳鸯、《好了歌》和注。《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龙王来请金陵王。第四回《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其余都是被压迫的。贾宝玉对这些人都是同情的、《水浒》和《红楼梦》:“贾不假、很精细的社会历史,有三四百人红楼梦》是中国小说史上不可超越的顶峰、《聊斋志异》是尊重女性的;阿房宫、尤三姐,其他都是奴隶?
      5!
      3,住不下金陵一个史、司棋,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秦可卿实际是自杀的,红楼梦的价值怎么估计都不为过。”《红楼梦》写四大家族,也有一部分写得很细致,珍珠如土金如铁。《大英百科》评价说。他写的是很细致的,揭露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矛盾,还有《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书上看不出来,三百里。他的书中写了几百人,谁不看完这三部小说、司棋。《中国大百科全书》评价说

      回复:

      曹雪芹,中国清代小说家,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圃、芹溪,祖籍辽阳,生于1715年,卒于1763年。其先世原是汉族,后为满洲正曹雪芹白旗包衣(家奴)。 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祖父曹寅,父辈的曹颙和曹頫相继担任江宁织造达60余年之久,颇受康熙帝宠信。曹雪芹在富贵荣华中长大。雍正初年,由于封建统治阶级内部斗争的牵连,曹家遭受多次打击,曹頫被革职入狱,家产抄没,举家迁回北京,家道从此日渐衰微。这一转折,使曹雪芹深感世态炎凉,更清醒地认识了封建社会制度的实质。从此他生活一贫如洗他能诗会画,擅长写作,以坚韧不拔的毅力专心致志地从事小说《红楼梦》的写作和修订,披阅10载,增删5次,写出了这部把中国古典小说创作推向巅峰的文学巨著。《红楼梦》以其丰富的内容,曲折的情节,深刻的思想认识,精湛的艺术手法成为中国古典小说中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幼子夭亡,曹雪芹陷于过度忧伤和悲痛,到这一年的除夕(1764年2月1日),因贫病无医而逝世(关于曹雪芹逝世的年份,另有乾隆二十八年和二十九年两种说法),入葬费用由好友资助。

      二、红楼梦的作者另有其人。
      《红楼梦》第一回正文中,将作者归之为“石头”,这自然是小说家言。紧接著又提到,此书经“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而早期抄本中的大量脂批则直指曹雪芹就是作者。如甲戌本第一回有批语:“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脂批还多次说《红楼梦》的故事很多取材于曹家史实,也可作为旁证。由于脂批中透露作批者与曹雪芹及其家族关系紧密,也熟知甚至部分地参与了《红楼梦》的创作,因此脂批可以说是曹雪芹作为《红楼梦》作者的最直接证据。

      清代诗人明义在其《题红楼梦》诗序中说:“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另一位清代宗室诗人永忠作于乾隆帝三十三年的咏《红楼梦》诗题曰:“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姓曹)”。这大概是除《红楼梦》本身和脂批之外,最早指出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明义和永忠都是曹雪芹同时代人,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他们认识曹雪芹,但他们与曹雪芹的朋友敦诚、敦敏兄弟有密切往来,因此他们的说法被认为是具有很高的可靠性。但迄今没有在敦诚、敦敏兄弟的文字中找到关于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

      另外,在与曹雪芹同时代或稍晚的袁枚、裕瑞等人,以及更晚的其他人的笔记中,也都有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1921年,胡适发表《红楼梦考证》,在对清人笔记和曹雪芹家族考证的基础上,确定曹雪芹为《红楼梦》作者,从此成为定说。稍后脂本脂批的发现更强有力地支持了这一结论。近年来虽不断有人提出《红楼梦》作者另有其人,但均缺乏足够的证据。

      关于后40回作者

      程伟元在120回本《红楼梦序》中说,后40回中有20余回是他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找到,剩余10数回则得之于“鼓担”,他和高鹗只是“细加厘剔,截长补短”。但多数人相信,后40回实际上全出自于程高二人之手。近年来也有人提出,后40回续书者另有其人,程高确实只是作了编辑工作。也有人相信,后40回中有部分曹雪芹的旧稿。

      1981年,陈炳藻通过对红楼梦的数理统计,得出全120回皆为曹雪芹原作的结论。学术界依旧没有对此达成普遍共识。

      石头与《红楼梦》

      红楼梦的故事是从神话开始的。在远古时代,两名男神争斗,撞断了天柱, 西北边的天蓬破了一个洞。女神女娲便取石补天,她炼了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石头,补天之后,唯独一块未用。这一块石头,久经天地精华锻链,修成了人 形。见天上灵河岸边一株绛珠草快 要枯死,便以甘露之水浇灌。绛珠草因此得以久延岁月,也修链成了女身,常常在心内郁 结著一股报恩之情。不久,石头动了凡心,要到人间去经历红尘繁华,降生为“宝石”, 那绛珠草便也决定下凡,以一生的眼泪来还报石头的灌溉之情,便是小说中终日哭泣的“林黛玉”。这个神话相信人与人之间都有冥冥中不可知的缘分与牵连,“欠泪的,泪以还 ”,红楼梦以神话拉开序幕,人世的情爱纠缠有了前世的因果。

      惯用多种笔仗,具有多重身份熟悉小说情节的读者都不难看出,小说的第一作者便是石头,因为小说上所记,是石头下世数载亲身经历过的一段遭遇,因此这部小说才是另一个名字《石头记》,但是在脂批中,曾多次将石头与宝玉乃至作者混同起来,亲热地称之为“石兄”,试举文中的一些例子:宝玉第一次摔玉时有脂批道:“试问石兄,此一摔比青埂峰下萧坦卧,何如?”此处是指青埂峰下顽石幻象----通灵宝玉。

      第八回,宝黛钗三人喝酒作乐时,有脂批:“试问石兄,比当时青埂峰猿啸虎啼之声何如?”这里显然是指贾宝玉。

      在红楼梦曲引子“开辟鸿蒙,谁为情种”处有夹批道:“非作者为谁,余又曰,非作者,乃石头耳。”这里则是称石头记的作者为石头。

      除此等多处地方之外,在元妃省亲一段情节中,元妃对大观园繁华景作一番感叹后又紧接著以石头气回想自己在青埂峰下荒弃的凄凉,其间人称的偷换被此处的脂批称为“自此时以下,皆石头之语,真是千奇百怪之文”,可见这里是作者有意留下的纰漏,借以将文中较少著正面笔墨的元春与石头,乃至于红玉挂上勾来,否则作者何必要在书中设计宝玉先为怡红院题“红春绿玉”的匾额,而被元妃改为了“怡红快绿”的情节,只因为其中的“香玉”两字犯了元春背后所隐女子的真正名讳,才会被作者似作避讳而实际目的则是为了点出。 (这里的避讳在诗句“绿玉春獶卷”时又一次点明)

      【作品简述】
      《红楼梦》是一部中国长篇小说,写成于清中期,《红楼梦》书内提及的书名还有《石头记》、《情僧录》、《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等,清乾隆帝四十九年甲辰(1784年)梦觉主人序本正式题为《红楼梦》,在此之前,此书一般都题为《石头记》。此后《红楼梦》便取代《石头记》而成为通行的书名。《红楼梦》曾被评为中国最具文学成就的古典小说及章回小说的巅峰之作,被认为是“中国四大名著”之首。在现代产生了一门以研究红楼梦为主题的学科“红学”。
      《红楼梦》的作者是谁长久以来存在争议,比较普遍的认同是中国清代的曹雪芹。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使用的写作方法是“真事隐,假语存”脂砚斋的批语是:文笔细如牛毛。伏笔千里。
      在《红楼梦》中,贾家原型是曹家。贾母原型是康熙朝苏州织造李煦的妹妹。贾代善原型不一定是曹寅。

      回复:

      揭开红楼梦作者和成书年代之谜

      马兴华

      摘要 本文根据《红楼梦》原著发现了《红楼梦》作者的姓名,并得出成书的准确年代。《红楼梦》的作者有朱云阳(朱由析)、石溪、石涛三人,他们都是明的遗民,具有道士和僧人的身份,其中朱云阳是道学大师,石溪和石涛都是著名画家。《红楼梦》成书的准确年代是1692年。本文的结果对于《红楼梦》的深入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导言
      《红楼梦》前八十回的作者和成书年代一直是红学界十分关心的问题。在学术界关于《红楼梦》作者的争论由来已久,刘梦溪先生在《红楼梦与百年中国》中对《红楼梦》作者之争有过详细的、客观的评论:
      “《红楼梦》前八十回的作者是曹雪芹,自胡适1921年发表《红楼梦考证》以来,《红楼梦》研究者绝大多数对这一结论都是肯定的,所以考证派红学才有可能发展为曹学。只有一些索隐派学者怀抱异见,认为曹雪芹最多不过是一个增删改定者,他之前当另有一位具有遗民思想的人是原作者。台湾的潘重规先生以及《红楼梦原理》的作者杜世杰,即持此说;但由于立论孤弱,加之反对者甚众,没有集中展开讨论。1979年,戴不凡的《揭开红楼梦作者之谜》的系列论文发表之后,如颗颗巨石投入‘红湖’,在红学界引起强烈反响,一场大规模的关于曹雪芹的著作权的论争由此拉开战幕。
      戴不凡的文章刊载于《北方论丛》1979年第一期,长四万余字,主要论点是,曹雪芹不是《红楼梦》的‘一手创纂’或‘创始意义’的作者,他是在‘石兄’的《风月宝鉴》旧稿的基础上,巧手新裁,改作成书的。总之,曹雪芹只是小说的‘改作者’。”
      由于戴不凡先生拿不出“石兄”的有力证据来,反对他的观点的文章很多。“尽管如此,戴不凡的关于曹雪芹的著作权的一组文章,在学术上却不能说无足轻重,恰恰相反,他提出了许多考证派红学考而未决、证而不清的问题,进一步说明《红楼梦》的成书过程仍是一个未解之谜。他的猜想很可能是有道理的,只嫌证据不足。对于红学来说,这已经足以引起人们的兴趣。”
      近年来关于红楼梦作者和成书年代仍然是一个讨论的话题。土默热先生从清代的避讳制度对《红楼梦》进行了分析,得到成书年代在康熙朝的观点。
      本文根据的资料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红楼梦》原著,书中的文字是作者亲自写进去的,是最可相信的资料。
      三、从诗谜中找出两位画家
      在第五十回中李纨有一条谜语:
      “水向石边流出冷。谜底:山涛。”
      这个谜语称为山涛谜语。仔细想想,谜底是有问题的。“涛”是指大的波浪,水从石边流出,在低速时可形成边界层,在高速下可形成湍流,但怎么也不会形成大的波浪。显然这是一首藏字诗谜,作者为了把“涛”字写在谜底里,不得已而为之。我们先确定“涛”字,然后在谜面中找到“石”字,得到一个人名:石涛。石涛 (1641~约1718)的名字在画坛如雷贯耳,他与石溪并称“二石”。
      山涛谜语中的“涛”字使用得不恰当,以余之拙见,拟将“涛”字换成“溪”字较好。当看到该谜语后边出现了“溪壑分离”以后,使我恍然大悟。这个“溪”字正是作者的苦心安排,目的是提醒读者。在“薛小妹怀古诗十首”中就有作者用后面的文字提醒读者的例子。
      现在我们可以把山涛诗谜改写成:
      “水向石边流出冷。谜底:山溪。”
      从谜面和谜底中又找出一个人来:石溪(1612~1692)。他俗姓刘,恰与谜面中的“流”同音,是清初四大僧之一,在画坛上赫赫有名。其实,从“水向石边流出冷”的谜面,可直接得到石溪。
      我们找出的这两个人名对不对呢?作者在山涛谜语后面又给了我们提示:
      李纨又道:“绮儿是个‘萤’字,打一个字。”众人猜了半日,宝琴道:“这个意思却深,??不知可是花草的‘花’字?”李绮笑道:“恰是了。”众人道:“萤与花何干?”黛玉笑道:“妙得很!萤可不是草化的!”众人会意,都笑了,说:“好。”
      显然此处的谜底“花”是提醒“画”字。黛玉干脆将“画”的同音字通过“草化的”“化”直接点出,“众人会意”,不知读者是否会意?我们找出的两人都是画家,这里作者通过“花”和“化”进行提示,说明我们猜对了。
      四、从猴子诗谜中找出了署名
      接下去是是一首“点绛唇”诗谜:
      “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
      这首诗我们称为猴子诗谜,谜底是猴子。“溪壑分离”在逻辑上是不合理的,也与谜底没有任何关系。“溪”是山涧的小水流,“壑”是山沟或大水坑,“溪”只能在山沟里流,或流入大水坑,溪壑怎么能分离呢?“枝叶分离”、“沙石分离”、“米糠分离”都合理,为什么一定要用“溪壑分离”呢?显然这里的“溪”字是作者特别需要指出的字,指的是石溪,说明我们找对了,作者并没有单独为石溪出诗谜。
      我们把“红尘游戏”先放一放,假定是一个人名,暂时用xxx代替。下面两句是藏头诗,需要细心才能看出。我们从“真何趣?名利犹虚”两句中提取每一句的第一个字,得“真名”。然后从最后一句“后事终难继”中提取最后一个字:“继”,再用同音字“记”代替“继”,得到“真名记”三字,将此三字与前边得到的石涛和石溪合在一起,得
      石涛、石溪、xxx真名记。
      这明显是作者为作品署名,而且用的是真名。用同音字“记”代替“继”,符合同音字的使用原则。作者如果在藏字诗中直接使用“记”字,过于暴露,所以使用同音字“继”代替。“真名记”的含义就是用真名登记的意思。
      六、解读“红尘游戏”
      最后攻克“红尘游戏”这个堡垒。从上下文来看,“红尘游戏”应当隐含一个人的姓名。在《红楼梦》中当“红”字有姓氏的含义时,这个姓就是“朱”姓。关穿场扁渡壮盗憋醛铂互于此问题我们另有详细的证明。我们对“游戏”中的“游”字的读音并不生疏,崇帧皇帝的名字叫朱由检,他的哥哥明熹宗天启皇帝叫朱由校,他们都属于“由”字辈的人。所以“游戏”中的“游” 字可确定为“由”字。朱由检和朱由校的姓名中的第三个字都带有木字旁,所以此人姓名中的第三个字也应带有木字旁。“戏”字是个同音字,我们打开“现代汉语辞典”按拼音找到“xi”部,然后查找带有木字旁的字,很容易查到“析”字。“析”字的含义就是分开、分离的意思。这时我们看到该诗中的“溪壑分离”,原来“分离”二字正与“析”字的词义相符,说明我们找到的“析”字是正确的。最后,我们得到第三位作者的姓名:朱由析。
      明后期宗室日益繁盛,据说崇祯时有十几万之众。由于人多,又限制第三字为五行偏旁,字不够用,乃创造些怪字, 许多疏远宗室甚至轮不上列名。由于战乱,明朝玉牒保存至今的很少,要想查出朱由析的名字,尚需时日。尽管如此,我们相信有一个名为朱由析的人确实存在过,因为“析”字是常见字,不是新造出来的字,只有已有的字用完了,才会造出一批带有木字旁的怪字。从“析”字是常见字我们推测,朱由析与崇帧皇帝朱由检的血缘关系不会太远。
      从作者给出的提示“也有猜是和尚的,也有猜道士的”,我们判断朱由析的身份应当是道士。虽然目前我们没有关于朱由析的详细材料,但联想到了书中出现的另一位道士:朱云阳。
      在第四十回第39段中“一轮红日出云宵”隐含了朱云阳的名字,在第41段中“日边红杏倚云栽”也暗含了朱云阳三字。在该回中还有一首关于他的藏字诗:“御园却被鸟衔出”,“御”与“育”同音,“园”字中的元被鸟衔出,得“元”字,元育恰好是朱云阳的字。应当注意,“御园”两字能随便使用的吗?育的同音字很多,叫“裕园”、“毓园”、“豫园”都可,为什么一定要叫“御园”呢?他的字“元育”可读作“源御”,实际上这是向我们暗示他的皇族身份。像“御园却被鸟衔出”这样的诗谜,只有了解朱云阳身世的人才能写得出。在清初许多皇族成员遭到杀害,朱云阳对于自己的皇族身份肯定十分保密,除了朱云阳本人外,别人不可能写出这样的诗谜。从“御园却被鸟衔出”的写作特点看,朱云阳又是一位善于使用谐音字的人。在第六十三回中又重复了“日边红杏倚云栽”一次。总之,朱云阳的姓名以藏字诗的形式在书中出现了三次,他的字出现了一次,姓名和字算在一起,一共出现了四次。
      在书中朱云阳的姓名和字一共出现了有四次,其原因就是朱云阳想在书中留下自己的印记。朱云阳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说明他就是作者。朱云阳不仅是“御园却被鸟衔出”等诗谜的作者,他也是《红楼梦》的作者之一,他又是道士,符合“也有猜道士的”的提示。
      在书中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个都姓朱、都具有道士身份的作者。朱由析和朱云阳其实是同一个人,朱由析是真名,朱云阳是后来起的化名。关于朱由析和朱云阳是同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将在另文中详细讨论,并提出新的证据。
      朱云阳在道教界非常著名,称他“会心别出直彻真源”,有《参同契阐幽》(1669年)与《悟真篇阐幽》两著存世。他是明末清初的人,其生平道教界尚无定论,
      由于受到字数的限制,若把三个人的姓名同时写在一首藏字诗里是不可能的。作者采用两首藏字诗进行组合的方法是合理的。最后我们得到的署名和年代为
      石涛、石溪、朱由析真名记。
      癸申
      这是一个完整的署名,有姓名,有年代。
      七、结果讨论和结论
      (1)应当指出,在讨论上述署名问题时作者并没有让我们猜任何一首诗谜,主要是从藏字诗中把藏字找出来。如山涛诗谜,首先要能够看出这是一首藏字诗,还要对绘画历史有一点了解,知道有一位画家叫石涛,很快就能找到石涛二字。作者通过“花”和“化”的谐音提示“画”字,我们的到的人名正是画家。作者又用“有猜和尚的”提示他的身份,这些都说明我们在这首藏字诗里提取“石涛”二字是正确的。
      “真名记”三字是本文的关键。“真名”二字从藏头诗中提取,不难找到。“继”字位于诗的末尾,不难发现,然后使用同音字“记”代替之。如果有人坚持认为这个“继”字不能用“记”字代替,我们可以迁就他一次,把上面得到的署名写成:
      石涛、石溪、朱由析真名继。
      癸申
      显然这是一句病句。若小学生把这样的文字交给语文老师,老师肯会将这里的“继”字改成“记”,因为“继”字明显的是一个别字,“记”字才符合其所处的语言环境。
      署名的年代,一明一暗,从“猴”字找到“申”字不难。由于有猜薛小妹怀古诗的基础,从“偶戏人”想到“傀儡”不难,由“傀”想到“癸”字则需要熟悉谐音字的使用。
      在本文中我们一共找到三位作者,其中只要找到一位,并且找到“真名记”三个字和署名年代,本文就成立。在书中只有半页纸的空间里,集中了三位作者的姓名、“真名记”以及署名年代等大量信息,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作者的巧妙安排。
      作者的署名没有采用猜谜的方式,而采用藏字诗的方式是很有道理的。猜谜表达的信息有时不够准确,比如在“薛小妹怀古诗十首”中有一首“钟山怀古”的谜底是傀儡,又称木偶,两个答案都正确,但在文字上是不一样的。藏字则不同,作者要表达的字藏在藏字诗中,只需读者将其提取出来,虽然有时使用了谐音字,但表达的信息是准确的。
      (2)《红楼梦》书中一开始就对成书过程作了交待:由空空道人从石头上将《石头记》“从头至尾抄写回来,闻世传奇。”他又改名“情僧”。最后由曹雪芹完成此书。作者提到孔梅溪题写书名,并没有说他也参加了写作。空空道人把《石头记》带到人间,他应当是《石头记》的主要作者。我们不必拘泥于空空道人从石头上抄下的叙述,只要承认《石头记》作者的身份应该是道士和僧人就可以了。
      现在我们找到两位“石兄”:石涛和石溪,令人感兴趣的是“石头”是“石涛”谐音,《石头记》也可以读成“石涛记”。石涛不仅画画得好,还擅长垒石头。石溪长期生活在南京,石涛曾在北京生活过四年,晚年在扬州定居。周汝昌先生写过一本《石涛与曹?》,说明石涛与曹家有交往。有可能《石头记》通过石涛交给曹家,得以流传。
      空空道人显然是指朱云阳(朱由析)。他在书中留下了四次印记,在署名中又使用真名,本文初步推测他应当是主要作者,这个问题还可以进一步讨论。他的最后一个署名出现在第六十三回,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
      本文找到的三位作者都是才智超群的人物,组成了阵容强大的写作小组,他们除了在各自的领域里有很高的成就以外,都写下了专著或诗集。朱云阳有《参同契阐幽》(1669年)与《悟真篇阐幽》,石涛有《苦瓜和尚画语录》及后人所辑《大涤子题画诗跋》等,石溪有《禅偈》一卷、《大歇堂集》六卷和诗文《浮槎集》等。石溪在政治上不与清统治者合作,他在明末遗民中享有很高的声望,怀念故国,有深厚的民族感情。石溪一生到南京拜谒明孝陵七次,到北京拜谒明陵六次。
      (3)署名年代与作者的生平相符。石涛(1641~约1718)和石溪(1612~1692),他们的生平与署名年代1692年相符。石涛在三位作者中年龄最小,他活到大约1718年。退一步说,既使本文没有找到署名的年代癸申年,《红楼梦》的成书年代也不会晚于1718年,这年曹雪芹才三岁。
      (4)本文根据的是《红楼梦》原著,这是最可靠、最权威的资料。本文使用的一些方法,如同音字法等也是书中大量使用的方法,得到的结果是可靠的。
      《红楼梦》作者问题已经争论多年了,若想改变一些人固有的观念决非易事。本文发表后,肯定会受到坚持曹雪芹是原作者的学者们的反对,这是不奇怪的。希望他们也能用本文的方法从原著中找出有关曹雪芹留下的任何“印记”(除第一回以外),否则是不会令人信服的。
      本文使用的方法,既不属于考证派,也不属于索隐派,而是有点像采矿,用正确的方法将作者埋在书中的“金子”挖出来。至于挖到的是金子还是石头,挖的方法是否正确,都能够进行检验。
      在数学上对未知数x有一个域值的限制,在给的域值范围内,x才有确定的解。如果在另外一个域值范围内,x的解是不同的。在《红楼梦》的研究中道理也是一样的,如果掌握的资料不全面,尽管研究方法很科学,也会得出错误的结论,而且还会为错误的结论披上“科学”的外衣。

      参考文献
      〔1〕刘梦溪,红楼梦与百年中国,河北教育出版社,1999。
      〔2〕土默热,从清代的避讳制度看《红楼梦》的成书年代, 2003-10-14 发表在 学术研究。
      2005年6月20日于北京

      回复:

      《红楼梦》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红楼梦》刊行后,相继出现了一大批续书,如逍遥子的《后红楼梦》、秦子忱的《续红楼梦》、陈少海的《红楼复梦》、海圃主人的《续红楼梦》、归锄子的《红楼梦补》、临鹤山人的《红楼圆梦》等,约三十多种。这些续作有两种类型,一是接在《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之后,一是接在第九十七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之后。它们的内容,则多将原书的爱情悲剧改为庸俗的大团圆,让悲剧主人公或死后还魂得遂夙愿,或冥中团聚终成眷属。他们金榜题名,夫贵妻荣,一夫多妾,和睦相处,家道复初,天下太平。总之,“遂使吞声饮恨之红楼,一变而为快心满志之红楼”(秦子忱《续红楼梦》卷首郑师靖序)。由于续作者思想庸俗,境界不高,艺术上荒诞不经,十分拙劣,它们与《红楼梦》相比,真有天壤之别。但是,这些续书的大量涌现,从另一方面说明《红楼梦》本身的巨大成就和艺术魁力。
        《红楼梦》备受社会的欢迎,所以便陆续有人将其搬上舞台。据不完全统计,在清代以《红楼梦》为题材的传奇、杂剧有近二十多种。到了近代,花部戏勃兴,在京剧和各个地方剧种、曲种中出现了数以百计的红楼梦戏。其中梅兰芳的《黛玉葬花》、荀慧生的《红楼二尤》等,经过杰出艺术家的再创作,成为戏曲节目中的精品,经久上演而不衰。近年来电影、电视连续剧更把它普及到千家万户,风靡了整个华人世界。
        《红楼梦》的出现,是在批判地继承唐传奇以及《金瓶梅》和才子佳人小说的创作经验之后的重大突破,成为人情小说最伟大的作品。在它之后,出现了模仿它的笔法去写优伶妓女的悲欢离合、缠绵悱恻的狭邪小说如《青楼梦》、《花月痕》以及鸳鸯蝴蝶派小说,但是,他们只是学了皮毛,而抛弃了它的主旨和精神。到了“五四”以后,由于“五四”文学革命者重新评介《红楼梦》,鲁迅等人阐述了《红楼梦》现实主义的精神和杰出成就,使《红楼梦》的现实主义精神得以回归,鲁迅继承和发扬了《红楼梦》的现实主义精神,深刻地写出平凡人物的悲剧;郁达夫、庐隐等人把《红楼梦》作为自传体小说,在他们的小说创作中带有浓厚的自叙传的色彩;《红楼梦》里提出的妇女和爱情婚姻问题,在“五四”以后的社会里并没有解决,仍然是作家创作的热点,作家仍从《红楼梦》的爱情婚姻悲剧中得到启迪。“五四”之后以至当代,《红楼梦》仍然成为许多作家永远读不完、永远值得读的书,成为中国作家创造出高水平的作品的不可多得的借鉴品。
        《红楼梦》问世后,引起人们对它评论和研究的兴趣,并形成一种专门的学问——红学。据李放《八旗画录注》说“光绪初,京朝士大夫尤喜读之(指《红楼梦》),自相矜为红学云”。如果说,那还是句戏语,其后近百年来,《红楼梦》的评论、研究日益发展、兴盛,确乎成了一种专门的学问。从早期的评点、索隐,到本世纪前期的“新红学”,再到50年代后的文学批评,论著之多真是可以成立一所专门图书馆。《红楼梦》的作者问题、文本的思想内涵、人物形象、艺术特征等方面,都得到了日益深细的探讨、解析,近二十年间更呈现出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
        《红楼梦》这部伟大作品是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世界的。不仅在国内已有数以百万计的发行量,有藏、蒙、维吾尔、哈萨克、朝鲜多种文字的译本,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著,而且已有英、法、俄等十几种语种的择译本、节译本和全译本,并且在国外也有不少人对它进行研究,写出不少论著,《红楼梦》正日益成为世界人民共同的精神财富。

      回复:

      曹沾(zhān

      回复:

      曹雪芹前80回
      高额 后40回
      原本红楼梦就108回[刘心武说的】
      脂砚斋为曹雪芹写的加了批语

      回复:

      《红楼梦》是中国古代小说甚至文学的最高巅峰。代表了新思想的初步萌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是一部旷古绝今的惊世的天才之作

      回复:

      四大名著之一

      回复:

      曹雪芹和脂砚斋,续者是高鹗。

      回复:

      程伟元在120回本《红楼梦序》中说,后40回中有20余回是他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找到,剩余10数回则得之于“鼓担”,他和高鹗只是“细加厘剔,截长补短”。但多数人相信,后40回实际上全出自于程高二人之手。近年来也有人提出,后40回续书者另有其人,程高确实只是作了编辑工作。也有人相信,穿场扁渡壮盗憋醛铂互后40回中有部分曹雪芹的旧稿。

      1981年,陈炳藻通过对红楼梦的数理统计,得出全120回皆为曹雪芹原作的结论。学术界依旧没有对此达成普遍共识。
      现在有很多争议

      回复:

      曹雪芹,中国清代小说家,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圃、芹溪,祖籍辽阳,生于1715年,卒于1763年。其先世原是汉族,后为满洲正曹雪芹白旗包衣(家奴)。 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祖父曹寅,父辈的曹颙和曹頫相继担任江宁织造达60余年之久,颇受康熙帝宠信。曹雪芹在富贵荣华中长大。雍正初年,由于封建统治阶级内部斗争的牵连,曹家遭受多次打击,曹頫被革职入狱,家产抄没,举家迁回北京,家道从此日渐衰微。这一转折,使曹雪芹深感世态炎凉,更清醒地认识了封建社会制度的实质。从此他生活一贫如洗他能诗会画,擅长写作,以坚韧不拔的毅力专心致志地从事小说《红楼梦》的写作和修订,披阅10载,增删5次,写出了这部把中国古典小说创作推向巅峰的文学巨著。《红楼梦》以其丰富的内容,曲折的情节,深刻的思想认识,精湛的艺术手法成为中国古典小说中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幼子夭亡,曹雪芹陷于过度忧伤和悲痛,到这一年的除夕(1764年2月1日),因贫病无医而逝世(关于曹雪芹逝世的年份,另有乾隆二十八年和二十九年两种说法),入葬费用由好友资助。

      二、红楼梦的作者另有其人。
      《红楼梦》第一回正文中,将作者归之为“石头”,这自然是小说家言。紧接著又提到,此书经“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而早期抄本中的大量脂批则直指曹雪芹就是作者。如甲戌本第一回有批语:“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脂批还多次说《红楼梦》的故事很多取材于曹家史实,也可作为旁证。由于脂批中透露作批者与曹雪芹及其家族关系紧密,也熟知甚至部分地参与了《红楼梦》的创作,因此脂批可以说是曹雪芹作为《红楼梦》作者的最直接证据。

      清代诗人明义在其《题红楼梦》诗序中说:“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另一位清代宗室诗人永忠作于乾隆帝三十三年的咏《红楼梦》诗题曰:“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姓曹)”。这大概是除《红楼梦》本身和脂批之外,最早指出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明义和永忠都是曹雪芹同时代人,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他们认识曹雪芹,但他们与曹雪芹的朋友敦诚、敦敏兄弟有密切往来,因此他们的说法被认为是具有很高的可靠性。但迄今没有在敦诚、敦敏兄弟的文字中找到关于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

      另外,在与曹雪芹同时代或稍晚的袁枚、裕瑞等人,以及更晚的其他人的笔记中,也都有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1921年,胡适发表《红楼梦考证》,在对清人笔记和曹雪芹家族考证的基础上,确定曹雪芹为《红楼梦》作者,从此成为定说。稍后脂本脂批的发现更强有力地支持了这一结论。近年来虽不断有人提出《红楼梦》作者另有其人,但均缺乏足够的证据。

      回复:

      曹雪芹

        上一篇:lol隐藏分怎么清除 下一篇:手机锁死了没有密码怎么办

        返回主页:启闭阀

        本文网址:http://qibifa.cn/view-30681-1.html
        信息删除